当前位置:首页 >> IT

焚剑山河第五百二十七章宗迷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焚剑山河 第五百二十七章 宗迷

此时王若琳急切的盯着潇剑秋,而后焦急问道:“感觉怎么样?哪里有什么不舒服吗?”

扭头看了一眼王若琳,迎上那焦灼万分的眼神,不由之间潇剑秋也颇感无奈,王若琳对自己越好,他越是感觉到亏欠,自然潇剑秋也明白王若琳的心意,只是他没有办法接受罢了。

沉沉吸了一口气之后,潇剑秋不急不缓的说道:“没什么事,只是先前在那悬崖之下,遇到了一头实力恐怖的血蝠王凶兽,好在紧急关头,我逼出了精血,这才保全了性命。”

闻言此话之后,三人皆是大吃一惊,血蝠王这等凶兽处于悬崖之内,尤其是那等万丈深渊,那可是真正实力可怕的凶兽啊,潇剑秋能够在这等凶兽手中套脱掉,实属相当不易的举动。

“不过我看潇剑秋也相当厉害,先前的一道进攻,再加上势如破竹的气势也是凶悍。真是难以想象,一个末流的剑修,到底是如何修炼的,实力竟然如此厉害。”惊叹声也是响起。

在众人议论纷纷之内,而后潇剑秋缓缓走上前去,一字一顿道:“在无极宗之内,上不了台面争斗,便会受到惩罚。咱们这样动手也分不出个胜负来,有没有兴趣,离开无极宗!”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愣在原地,潇剑秋说的没错,一旦到了玄院之内,争斗便是落下了帷幕,没有经过特殊的允许,生死之战不允许发生的,他这样说,就是为了让洪涛到外面去打。

至于这地方,自然是无极山之内一处密林之内,玄院之上所有院落的争斗,都是在那里完成的,虽然宗内长老知晓这个地方,但是也没有办法阻止,毕竟有人的地方,总会有恩怨。

至于潇剑秋跟潇倚天二人,为何没有选择在那里,则是因为两人心中清楚,他们真正的战场应该在初始的地方,那便是烈阳城,而潇剑秋当初在那丢失的尊严,也会一点点的找回来。

迎上潇剑秋极为凌厉的眼神,洪涛脸色微微有些变动,并未忙着迎战,不过在其身前,一根根恐怖如斯的冰锥不断成型,好似一片雪林一般,涌动的灵气,让人感觉到心底冷意十足。

“犹豫什么呢洪涛大哥,现在潇大哥尚未回来,要不然的被外界解读为针对外界指责他 软弱 的反驳。话这小子哪能这么猖狂?不过涛哥,这小子虽说有些古怪,但是根本无法匹敌渡过一层天劫的你,答应他,来一场生死之战!”

自然潇寒的话也落在了潇剑秋的耳中,接着潇剑秋沉声一句,继续说道:“既然你这么喜欢在背后煽风点火,想必也有能力和实力这么做,既然这样,我很欢迎你到时候也来参加。”

此话一出,院落之内登时变得无比的喧闹,潇剑秋竟然一人挑战二人,分别是皇境初期,还有皇境初期渡过一层天劫的强者,这无疑不是生死之战,只是找死的人很明显就是他自己。

在此刻王若琳几人听闻潇剑秋这话,皆是脸色一变,赶紧上前一步,王若很多人都有听说过或是使用过。但我仍相信还是有大部分人看不起这一个小小的标签琳沉声说道:“千万不要冲动啊潇剑秋,一个洪涛就无比恐怖了,要是再加上潇寒的话,你根本就不能赢!”

“是啊潇剑秋,虽说潇寒当下在你看来,并未有多少威胁性,甚至他的境界比之我们更加不稳定,但是他怎么说都是皇境初期的强者,多了一个潇寒,必然给你致命一击啊!”

焦灼的声音不断在潇剑秋耳畔响起,可是听闻这些话之后,潇剑秋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的变化,整个人的气势依旧无比的恢弘,仿佛在其看来,饶是两人联手,也是雕虫小技罢了。

站在原地,洪涛脸上的神光变得格外的明显,而后他猛然攥紧拳头,狠狠的说道:“既然你如此自负,若是我洪涛不成全你的话,还真是枉费你一片,自找死路的坚定决心了!”

轰然之间雪崩的坠落也是静止下来,就在此时雪山当间一股恐怖的飓风袭来,猎猎作响的轰鸣声也是格外的刺耳,身处雪山当间,潇剑秋首当其冲,受到飓风的强烈的冲击。

全身灵气在迅速的聚拢着,被潇剑秋调转到了极致的地步,而后他心思一动,也是想要再次调动荒芜之气,同时将荒芜体魄发挥而出,可是在那一瞬间,潇剑秋忽然想到影子的话来。

如果借用外力的话,天劫必然会变得更加恐怖,因此潇剑秋生生的克制住内心的躁动。

灵气不断的缠绕在潇剑秋的身体周围,在其手中一把灵气光剑也是缓缓的成型,释放而出看似柔和的灵光来,不过倾泻而出的恐怖剑意,仿佛具有一种撕裂天地的攻势,极为可怕。

风声越来越强劲,飓风瞬间将潇剑秋给淹没其中,凌厉的冰霜也是掺杂在其中,不断的打在身上,而在潇剑秋身前,也是形成了一圈奇特的灵气光幕,强悍的阻挡着风雪的侵袭。

矗立在风雪之内,潇剑秋的脸色变得微微有些苍白,不得不承认,这里是风雪的集中地,爆发而出的恐怖力量,比之皇境初期强者只不过这项任务将会异常艰巨。 Enderle集团首席分析师罗布 埃德勒(Rob Enderle)表示的一番进攻,还更加具有破坏力,无比可怕。

“真是可怕的劲风和大雪,好似将灵气融合在了其中,否则的话怎么会如此强劲!”

默默念道一句,而在话音落下之后,风雪的力度也是缓慢的减弱下来,而在潇剑秋面前,那一座巨大的雪山巅峰之上,一道苍白的虚影,其身体周围两道乳白色的气流,不断飞掠!

紧接着剑灵又补充一句:“当然这样做的话,或许无法保留苍天海太多的实力,也无法对其完全的控制,不过可以将其的残魂锁在九极剑之内,由我镇压,调动一部分他的力量。”

一开始的时候,剑灵跟潇剑秋的想法,就是彻底控制苍天海,可是到现在苍天海实力展现,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彻底控制的了的,除非潇剑秋突破到皇境巅峰,或许才有一半的把握。

但是这是在苍天海的实力不精进的情况下,但是这种机会,可以说根本就是无稽之谈的。

“想要控制苍天海的一缕残魂,那便是将其神识困在九极剑之内,我们联手,你将其神识勾引到九极剑之内,由我来镇压,到那个时候他的神识力量,恐怕只有皇境中期的实力。”

一听这话,潇剑秋登时眼睛一亮,只有皇境中期,尽管机会不到一成,但是潇剑秋愿意铤而走险,这便是潇剑秋的做事方式,在其看来,事在人为,就跟剑灵一样很会铤而走险。

沉吟一声之后,潇剑秋也是果断答应了剑灵,不过并不在这个时候,而是需要潇剑秋恢复一下实力,保持全盛的状态,也就是在明日这个时候,便选择将苍天海的神识给控制住。

至于后日那便是回归烈阳城的日子,而那天恐怕同样也是李疯子他们渡过天劫的日子,一件件困难重重的事,不断负压在潇剑秋的身上,不过在潇剑秋看来,一切拼命肯定是值得的。

一听这话,众人皆是目瞪口呆,别人望而却步的天劫,没想到潇剑秋在突破皇境初期,就已然出现了两重,而且是相互叠加的,当下潇剑秋能活着站在众人面前,还真是一个奇迹。

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王力掐了潇剑秋的胳膊一下,而后又揉揉自己的脸,模样怪异。

有些奇怪的盯着王力,潇剑秋也困惑他在做什么,谁知王力直接说道:“看来是你真的。”

一听这话,潇剑秋登时额头出了一层冷汗,真是被王力这突兀的话搞的心里一颤,不过此时潇剑秋也没心思开玩笑,毕竟距离回烈阳城越来越近,三人的实力,必须要提升上去。

“虽然不知道你们几个所要经历的天劫都是哪种,不过我这有种阵法布置的手段,你们几个不妨学习一下,这种阵法可以护住道宫,就算天劫不能渡过,也能保证不会受到重创。”

跟剑修的天劫不同,一般修炼者的天劫强度,恐怕不会那般厉害,尤其是皇境初期的第一层天劫,如果他们三个,能够学会犹如剑气阵法一样的创造阵法的话,必然可以扛过去。

闻言此话之后,李疯子却是皱眉说道:“先前你施展的剑气阵法,我们几个也感受了一番,的确力量恐怖。但是与灵气不同,剑气是你能够操纵的,我们几个,恐怕学会会很艰难。”

“几天之后便要回烈阳城,再加上今日之事,我怕潇倚天会联合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准备对咱们下手,如果实力不提升上去的话,我怕到时候会更麻烦。”潇剑秋一脸严肃道。

在修炼一道上,谁没几个朋友,尤其是潇倚天这种人,在黄院内混迹这么长时间,又是天柱第一,定然积攒了不少强者人脉,到时候一旦众人联手的话,造成的压力也是相当之大。

听闻潇剑秋的话之后,三人也是低着头考虑了起来,他们也知道,当下情况的严重性。

“既然潇剑秋习惯的是剑气,那我们三个,就有自身最为有利的气力,用于剑气一般的方式来构造大阵,我坚信咱们几个,一定能够像潇剑秋一样,布置出阵法来。”王若琳道。

看着王若琳一脸坚定的神光,潇剑秋则是满脸欣慰,当下也只有这么方式,背水一战了。

“不用担心,我们相信你!”李疯子拍拍潇剑秋肩膀,坚定说道。

如此一来几人缓慢的平息恢复着灵气,整个灵穴之间的氛围,也变得开始安静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直到夜幕降临之后,潇剑秋率先睁开了眼睛,而在其身体周围,一层迷蒙的黑雾缭绕着,他睁开眼睛环视一圈,李疯子他们三人,依旧在恢复的状态当中。

如果潇剑秋回头看一眼这诡异一幕的话,定然会被惊的目瞪口呆,不过当下潇剑秋,力量尽数催动起来,也无法坚持太长时间,生怕灵气的涌动追上来,慌不择路的往黄院飞奔而去。

等到了黄院之内,观察一番周围彻底安全,不由之间潇剑秋叹息一声,吓得浑身瑟瑟发抖。

重庆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治疗阴道炎的药物
五个月的宝宝腹泻
相关阅读
海口三亚入选住建部城市设计试点城市
· 艾青说营养

艾青说,为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黛玉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着落下的花瓣充满了同病相怜。爷爷说,为什么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