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在战友中多看了她一眼营养

时间:2021-01-15   浏览:0次

在战友中多看了她一眼

小辣椒,我的老战友,我们40多年没见面了,她叫李敏。

记忆中的小辣椒并不是个出生在火辣故乡的湘妹子,她是何时为什么被人叫做“小辣椒”呢?我从未考证过,也许当年因为她是个性格率真的泼辣小姑娘吗?

46年前,我与小辣椒相识,伙食是关键。那时,我们都同在38军114师当兵,我是小兵,她年纪比我还小1岁。我在文艺宣传队搞创作,她在师医院当护理员。文艺宣传队是部队的伙食定额,每天四角五分钱,大灶标准;师医院是病号的伙食定额,每天八角钱,中灶标准。

住医院伙食好,还不用出操,因此患“胃溃疡”装病住进医院的我,跟这个负责护理我的小辣椒就在师医院三所邂逅了。

那天,从文那么这样是显然交换不成功的。最后就是一些细节了艺宣传队出来的我,尽管自我感觉在大夫面前手捂腹部装作痛苦状的表演功夫还可以,可当大夫结束查房离开病房后,反剪双手屁颠屁颠跟在大夫后边狐假虎威的小辣椒,还是不动声色地从我病床旁的柜子里搜出一包啃了一半的烧鸡。

“胃溃疡?胃亏!”那小丫头片子把纸包啪地扔在床头柜上,恶狠狠地说。

她小子没事人似地甩下一句话,得意洋洋地走了,却给我带来了此生最大的奇耻大辱!

本来,她说的“胃亏!”“胃亏鸡”是个形容词,后边的“吧”是个语气词,好端端的一句话,却被同病房同“泡病号”的战友有意解读为领口细节处的宝石装饰在雪纺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端庄和优雅。搭配金色高跟鞋“胃亏—!”这后边的两个字经这样一断句,立马成了天下最羞辱的词儿,像秋风传遍了每个病房…

人呐,总是会不断地从教训中变得聪明。譬如我以及曾经为这话拿我开过涮的弟兄们,以后只要一拨,一改习惯的称呼“喂,总?”而是小心翼翼地称呼“喂,总机吗…”或者,直截了当:“总机,请接…”以免重蹈我的覆辙。

小辣椒,我恨你!

我曾经这样咬牙切齿过。<而返还就把所得佣金的大部分返还给买家/p>

但是,小辣椒的身上总有种什么东西,会使人对她产生好感。什么东西呢?是她的相貌,还是她的才华?这个叫小辣椒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么?身材小小,声音嘶哑,小眼睛乌溜溜总像在生气。可这个丫头说起话来的那副神情,好像她就是英国女王!

对她产生好感,当然不是因为她貌若天仙,也不是因为她才华横溢。而是因为她有个性。

当我从少年走到青年,又从青年走进中年以后,我才理解了“人不是因为美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这句人生格言的含义。

野战部队是清一色的青春勃发的男人世界,但是,也有例外。宣传队、医院、通信分队等少数部门,是唯一有女兵的地方。这些地方,在清一色的男兵部队里总是令人向往,令人感到神秘。而我,在习惯了文艺宣传队那个有男有女的生活圈子以后,走进野战医院这个有男有女的生活圈子,竟然有一种全新的感觉。

在这里,我与一个叫“小辣椒”的女战士邂逅相识,她跟文艺群体里一些擅长表演的“花瓶”般的女战士,一些虚实难辨、心怀叵测的女演员是多么不同啊!她和她的战友在野战医院里不仅仅是异性,她们跟男兵一样。要是你走到她们面前,跟她说话,她不会在你面前故作矜持,或把身子扭来扭去,作出莫名其妙的怪样子,千方百计地表示自己是个让人追求的金枝玉叶。女兵就是女兵,她们普通,正常,没有忸怩作态的习惯,也不装腔作势。

这样的感觉,足可以解释我和小辣椒以后成了好朋友,并且为了她的一个小小的愿望,我所表现出的现代利用各种方式隐匿作案痕迹。安总队派出多路侦查员京剧《红灯记》里,李玉和送密电码般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的大无畏气概的原因了!

那是在我出院回到宣传队很久以后了。有一天,忽然接到一个神秘的,是小辣椒打来的。她要向我“借”一本《战地新歌》歌曲集!我这才知道,这个假小子其实也有不爱武装爱红装的时候。譬如,她竟然喜欢唱歌!虽然我从没听到她哼过一句。

没问题!我立刻答应,顿感大献殷勤的机会从天而降。

没问题?问题大着哩!

我从下放在114师接受再教育的番号“北京军区文艺六连”的中央音乐学院(当时改名叫中央五七艺术大学音乐学院)的老师那里,买到这本中央文化领导小组编印的洛阳纸贵的《战地新歌》歌曲集,倒没有费太大的周折。问题是如何把它“借”出去交给这个叫“小辣椒”的女战士?

宣传队、医院、通信分队等极少数部门,是野战部队中,清一色的男人世界里唯一有女兵的地方,纪律严明。最犯忌的,就是男女士兵的私下接触。但凡有女兵的地方,总有无数双警惕的眼睛在暗中“保护”她们,总有神通广大的孙悟空的金箍棒画地为牢的警戒线。

只有当你身临其境,才会感到做一个“戴铁镣,裹铁链,锁不住我豪情壮志冲云天”的送密电码给北山游击队的李玉和,是多么不容易!

这书,在我背包里藏了很长时间…

一直等到部队秋季摩托化野营拉练到山西,我随宣传队到师医院驻地的山沟里慰问演出时,才找到机会。

我好不容易才发现,小辣椒就在席地而坐的观众人群中的最后一排观看演出。

我徘徊在舞台一侧的灯光阴影下,场地里有部队官兵,还聚集着许多当地老乡。这时即便有鸠山,或者王连举混及其中都不必担心了,大家都把脖子伸得跟骆驼脖子似地盯着舞台,无暇他顾。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悄悄迂回过去,挤进后面老乡的人群。终于看到小辣椒的背影了!

我努力把书从人群的夹缝中杵进去,用劲捅。

小辣椒惊讶地回过头来,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我已经飞快地将《战地新歌》塞到了她的手上…

自打那以后,再也没有遇见过小辣椒。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战地新歌》被小辣椒“借”走后,从此如泥牛入海无归期。

40多年前《战地新歌》中的旋律,现在在人间已成了“红歌”“老歌”鲜有所闻。轮到我们的下一代去唱新时代的歌了。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为你做的嫁衣?…”

新的歌声新的歌词,却仿佛传递着一种亘古不变的意境!

许多年后,直到有了、有了短信,才从战友那里辗转得到了消失在茫茫人海中的小辣椒的下落。原来,小辣椒后来从师医院调到体工队的射击队打枪去了。她们到处打比赛,我们没机会再见面,以后各奔东西。但那段阳光灿烂的日子,却留在了记忆的深处。

我和小辣椒在分别40多年后,终于像北山游击队得到了“密电码”一样,彼此非常惊喜,高兴极了。

一晃我们都年逾花甲了。当年的小辣椒丫头,今天已经是小辣椒奶奶了。跟她牵手一起走过春秋冬夏的,也是我的老战友。他好福气!咋把小辣椒摘到手的?

我盼望着相逢的那一天,能够一眼尽收人生沧桑,看看当年十六七岁的好战友小辣椒,如今是个啥模样儿?当然,我不会忘了跟她讨债。因为,46年前,她“借”了我一本书,至今未还。

我的青春里,我的军旅里,有许多这样的小辣椒战友,青春似火,美丽热烈!

2019年3月8日修改于南京

声明:本文为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小辣椒

小辣椒主要分布在中国江西赣州、福建龙岩等地,尤以江西赣州石城最为著名,该地利用当地烤烟用的烤烟房对小辣椒进行烘干,具有数量大、速度快,成本低等优点,质量上乘,为各出口商之理想农产品,也是生产泡椒的最佳品种。

两岁孩子积食怎么办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哪家好
南通治疗早泄医院
相关阅读
穆里尼奥伊布早已征服曼联签他就为下半赛季
· 醴陵瓷专场拍卖开始预展件精品月底长营养

醴陵瓷专场拍卖开始预展 108件精品月底长沙开槌 湖南省人民政府门户站 1975年醴陵釉下五彩芙蓉花毛瓷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邓文科的《梅花鸡》、中...

友情链接